首页 中医养生 正文

小说废后重生:病娇王爷太缠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

2017年11月02日   来源:网络

小说:废后重生:病娇王爷太缠人

第8章:法事

莫不是小师妹易了容,来到宫中施实什么计划?这个侍卫实在是太可疑了。小百姓养生网

慕容明青刚刚换好衣服,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“进”云淡风轻的声音传出。

婉婉已经换好了一件干净的衣服,此刻手中端着冒着热气的姜汤,走了进来。

她缓缓的将姜汤放在桌子上,看了看慕容明青,道:“池水冰寒,王爷还是喝点姜汤去去寒气吧!”

慕容明青冷冷的点了点头,端起桌子上的姜汤,一饮而尽,婉婉看着慕容明青喝完姜汤,也放下了心,拿起桌子上空荡的碗,对慕容明青点了点头,道:“王爷早点休息,属下先行告退了!”

“下去吧”

婉婉刚走到门口,却听到身后慕容明青突然厉声开口:“李默然!”

婉婉下意识的想要答应。可嘴巴刚刚张开,却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,到嘴的答应声紧急刹住,略微生硬的改为了:“王爷,您刚在说的什么?”

慕容明青目光紧紧的盯着婉婉此时此刻的面庞,似乎想要看透她的内心。

婉婉内心犹如小鹿一般狂跳,但还是努力维持着自己外表上的平静,一双大眼睛也是大大方方的看着慕容明青。

人都有一个惯性的思维,当别人喊道自己名字的时候,会习惯性的答应对方,幸亏这具身体早就接触过类似的训练不然的话,这次定是要穿帮了。小说废后重生:病娇王爷太缠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

慕容明青看了婉婉半天,发现对方仍然落落大方的接受自己的打量,半点都不见她心虚的表现。

难道,是自己想的太多了?

“敢问王爷还有什么事情吩咐婉婉吗?若是没有属下就先告辞了!”婉婉突然开口说道。

慕容明青这才回过神来,看了一眼婉婉道:“下去吧!”,他的声音里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。

婉婉平静的行了个礼,平静的出去,平静的带上房门,平静的离开了慕容明青的房间。

直到感觉慕容明青不会感觉到自己,完全绝对安全的时候,婉婉才深深的呼了口气。

刚刚真是吓死她了,没有想到,慕容明青会这么快的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。

只是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实在太匪夷所思了,虽然知道慕容明青不会加害自己,但是一旦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真实目的,恐怕,他是万万不允许自己再一次的接近慕容明昌的。推荐xbxys.com

这样一来,自己所有的计划将全部成为泡影。

婉婉想到这里,安静的合衣睡去。

只是此时的子楚院内,却有一道黑色的身影踏入。这身影在子楚贴身婢女的指引下,安稳的来到了子楚宫内。

原来,白日里被婉婉折磨过一次的李默婷,竟然辗转反侧,认为李府上次闹鬼的事件必然是有些人的一些手段阴谋。

这才想了又想决定告诉子楚情况。

“什么?你在说一遍?”子楚那柔媚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诡异。网站xbxys.com

“娘娘,奴婢所说的话完全是实话,只是希望娘娘明鉴,切勿被小人陷害”立在她深浅的一个身穿红色衣裙的女子急声说道。

这正是刚才入宫的李默婷。

子楚缓缓从椅子上站起,紧紧的蹙着眉头,在房间内来回踱步,她想来不相信鬼神之类的东西,李默婷说的这些,忽然让她想起了一个好的计谋。

想必,李默婷口中所说的鬼神之事,定是与李默然有着重大关系的人所为,现在对于李默然身边的人,除了慕容明青之外便是那该死的小jianren婉婉。

她的嘴角浮上一抹笑意。

随即,她又慵懒的重新做回到了椅子上去,伸出涂着鲜红色丹寇的手指,优雅的打了个哈欠,像极了夜里的波斯猫。

李默婷为子楚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。说明http://www.xbxys.com/更是不知道子楚她在笑什么。于是忍不住的上前问道:“娘娘,您这是?”

“你说的这些事,本宫知道了,但是本宫向来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,你还是早些回去吧!”子楚望着李默婷,一副不屑的模样。

“娘娘……”李默婷似乎还有话说。

却只见子楚望着身后的婢女使了个眼色。婢女点头,从口袋里拿出一定银子递到了李默婷的手上。

李默婷这才行了大礼,躬身退下。

离开时,她抬眼看到了子楚正坐着悠悠的品着养生粥。小百姓养生网

握着银子的手,已经被尖锐的指甲印满了痕迹。

好一个子楚,如今当了妃子,成了皇上眼里的红人,却要自己从头到尾的对她行大礼,她似乎忘记了之前在李府她是如何巴结自己的了。

李默婷走后,子楚命了奴婢早早的关了宫门,她脸色阴暗的放下养生粥,站起身来,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动,内心更是一片愤怒。

这样看来,想必昨夜进入李府的人,一定是开始有所行动了,不管那人是不是婉婉,她必定要让李默然身边的所有人付出代价,只要是敢和她子楚作对的,她定是不会轻饶。

她思来想去,终于有了好的计谋。

此时已是夜深,宫中安静至极,唯一能听到的便是侍卫巡查的脚步声。

“氨一声凄惨的尖叫,从子楚宫中传出,瞬间惊动了所有的侍卫,侍卫纷纷朝着这边蜂拥而至,就连在上书房批阅奏折的慕容明昌也闻讯赶来。

“皇上,皇上,臣妾头好疼啊!”子楚脸色苍白,躺在床上痛苦shenyin,那模样犹如万千蚂蚁在她脑颅内撕咬。

“传太医!”慕容明昌一阵高喝,他此时对眼前的女人厌恶至极,看着她如此这般模样,就觉得她有些做作,但不知道她到底耍什么花样,也便只能见机行事了。

太医匆匆赶来,用了望闻问切也没有诊断出任何玻

而子楚似乎比刚才更加疼痛欲裂般的喊的撕心裂肺了。

此时,在皇上身边的李公公皱着眉头道:“皇上,以奴才来看,还是做场法事吧,这自打皇上您登基以来,这南方一开始就出了水灾,北方也出现了干旱,宫里的楚妃娘娘又出了这档子的事……”

子楚嘴角拂过一丝的得意,她立刻滚落床铺,扑倒在慕容明昌面前道:“皇上,求皇上救救臣妾,救救臣妾吧!”

李公公这样一说,慕容明昌到也是有所顾虑,这自打李默然死了之后,这宫外宫内到处鸡飞狗跳。

做场法事也好。

想了一会,慕容明昌点了点头,“这次法事,就由楚妃负责吧,但,这次做法事实际上市超度李默然,名义上,一定要用南北灾害,皇宫众人一起祈福为由!”

子楚点了点头,同意道:“臣妾知道了,请皇上放心。”

子楚得到慕容明青的允许之后,动作很是迅速,第二天便要请法师来宫内做法事。

数百皇家僧人,皆是身穿佛衣,手拿佛珠,口中更是念念有词。

走在前面的僧人用所为的“圣水”泼洒着道路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在皇宫里走来走去。

“回娘娘的话,根据贫僧来看,这宫中最为怨气冲天的地方便是那宫角处的方向,只要在那里做一场法事,超度了那里的亡魂,并驱散那里兴风作浪的人,必然,这普天之下就会太平,什么南北灾难都会随之消失。”一个身披袈裟,手拿禅杖的老者对着子楚行了一个大礼,指着婉婉和慕容明青所住的方向,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子楚一听,当即大喜,道:“还有劳大师了!”

那大师急忙回礼,道:“实不敢当!”

一行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朝着婉婉和慕容明青的住处进发了,这样的举动瞬间惊动了慕容明青和婉婉两人。

慕容明青此时正是一身白衣长袍,飘然若仙但是面容却是冰冷一片:“敢问楚妃娘娘前来所为何事?”

子楚听到慕容明青的这声质问之后,心中立刻恼怒起来,但是她也知道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,便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:“王爷有所不知,进来我国灾害横行,所以皇上下令请法师做一场法事,去去这宫中的晦气!还望王爷能够体谅皇上的一番苦心!”

“就是这里,妖气冲天,那我的圣水来!”那大师冲着空中突然厉喝一声,身后的小和尚便快速上前端上来一碗水。

婉婉此时却站在一旁,紧紧的皱着眉头,而眼眸里充满了不屑,这位楚妃娘娘不知道今日又要耍些什么把戏,且看她如何演下去再说。

那大师将那碗圣水突然朝着婉婉泼过去,按照婉婉的本领,本来是可以轻松躲开的,却不料,她竟然没躲,任由那大师将这碗所谓的圣水泼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“氨众人一阵尖叫,慕容明青随着众人目光望去,却见婉婉身上闪现出亮晶晶的东西,像是暗夜里的小星星。将婉婉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。

这种场景,使得前来观看的婢女和和尚都纷纷朝后退了几步。

子楚看到婉婉这场景之后,便是脸色大变,厉声喝道:“想不到残害我慕容国的妖孽竟然是你,来人还不赶快把她拿下!”

第9章:妖孽

“且慢”慕容明青声音虽然有几分低沉,然而却掩饰不住他话语之中的威严,制止那些正要朝着婉婉扑过去的侍卫。

婉婉倒是很诧异的望了一眼慕容明青,一双妩媚的眼眸里早就带着一丝的愤怒,只是此时不知道慕容明青这句话已经将他牵扯了进来。

这不恰好中了子楚的计谋了吗?

“王爷,您这是为何?”

慕容明青皱着眉头缓缓走来,冰冷的声音带着几许不耐:“你们这些人未免太过鲁莽,只是凭着这一碗清水,就能断定眼前的人是个妖孽?未免太过儿戏了吧!”

子楚冷哼一声道:“大师是皇上亲自认定的,他的修为也是有目共睹的,难道佛家之人还有诳语?再说,这关乎我慕容国的兴衰,宁可错杀一千,也不可放过一个,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而已。”

慕容明青冷冷一笑,只是饮着手中的酒,却丝毫不畏惧子楚说的这番话,她倒是很是会说,这一句话,竟然让自己奔赴了整个慕容国的荣辱兴衰。

“那么,皇宫之内如此草菅人命,恐怕传扬出去,会引起民间人民的不满吧!”

“笑话,一个小小的婢女,会引起民间动荡?在说为了慕容国的兴衰,哪怕是一个妃子站在这里,也得为慕容国付出应有的代价!”子楚话语中带着威胁,随后将目光落在了慕容明青的身上,上下打量着慕容明青,更是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莫不是王爷被这妖孽迷住了眼睛?竟然使得平日素来对李默然动情的王爷,也开始另觅佳人了?”

随即,子楚更是摇着头,冲着婉婉道:“妖孽,我在也不允许你祸害我慕容国的任何一个子民!”

“放肆!”

慕容明青眼眸里带着冰冷,甚至还隐藏着毫不容情的杀机,抬起头来,看着子楚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把你方才的话在说一遍!”

慕容明青在战场厮杀,他才是真正的从上万千个尸体上爬过来的,不怒则已,一怒惊人,那犹如实质的杀气哪是子楚一个弱女子可以经得起的?

慕容明青冷冽的目光,不由的使得子楚朝着后方退了几步。

子楚此时更是明白,她已经犯了慕容明青心中的大忌,而他此刻的眼神,已经将自己千刀万剐了。

子楚此时更是明白,若是再敢妄言,慕容明青定是不会轻饶了自己,便将矛头转向了大师。

转眼,却看到一身正气的大师,眼眸微转,她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,又恢复了刚才盛气凌人之态。

“大师”子楚将目光放在了大师的身上,唇角微微拂过一丝的笑意,“王爷对这圣水心存疑虑,本宫也不知道这圣水的来由,还有劳大师指点迷津,好让大家心服口服。”

“阿弥陀佛”大师抬起头,脸庞上布满了沉稳淡定神色。

“这圣水,乃是我寺后面驱魔泉中的净水,常年受到佛法的熏陶,早就带了灵气,遇到妖物,便会呈现闪烁状态!而若是正常人喝下,可强健体魄,延年益寿。”说着,大师看了一眼婉婉的方向,眼眸里布满了不善。

“呵呵,大师如此说来,这泉水定是祛妖之物了?”婉婉幽幽开口,态度温和,似乎忘记了她身上那闪烁不停的东西。

明明她应该惶恐不安才对,为什么她此刻却是一脸的恬静淡然,就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。

“正是!”大师皱眉,眼神里带着一丝的嗔怒,道:“不然又为何会在你身上出现如此怪异之像?”

婉婉如梦初醒一般,忽然站直了身子,款款向大师走来,而在大师身后的人,却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数步。

“大师,出家人不打诳语,看您一副器宇不凡的模样,想必是一位得道高僧,婉婉心中敬佩至极”婉婉朝着大师走去,她语气里布满了真诚,却让人捉摸不透此刻他到底想干什么。

只是,这女子竟然能在这样的状况下依然平淡如水,却让大师心中顿时生出不祥的预感。

大师定了定神,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才抬起头看着婉婉,微微扬起下巴,高傲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这妖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,待贫僧收了你之后,定会为你超度!”

“呵呵”婉婉淡然一笑,当即冲着大师施了一礼:“大师还真的是一番苦心呢!”

婉婉越是这样,那大师的心里越是忐忑不安。但是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,面对这样的事情,也得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,当即,他捋着胡须,略微一沉微笑道:“这是贫僧应该做的,也是你自己的因果罢了!”

“那我该如何做才能超生呢?”婉婉笑着,好像与大师讨论的事情与自己无关一般。

大师捋胡须的手稍稍一顿,道:“你在这世间作恶多端,唯有用烈火才能将你身上这层层的罪恶燃烧殆尽,好让你来世干干净净的投胎做人!”

哼,又是火?

此时婉婉的眼底是那日的那场无尽的大火,眼眸里充满了愤怒。

车裂,活埋,水淹,凌迟,哪一样不都是要人命的狠招,偏偏她却这样喜欢用火刑,这可不是一个不好的习惯呢。

“大师,难道说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?”婉婉抬起头,望着大师。

“这世间唯有烈火才可以让人重生,才会将人这一生的罪孽烧的干干净净,来世你才可以投个好胎,了结你此生的孽缘”大师倒是义正言辞,只是,婉婉那一张倾国倾城的绝色面容上,此时目光潋滟,欲语还休的模样还真是令人怜惜。

大师内心恍惚,说话的声音也不禁的轻柔了下来。

但是想想子楚交代的事情,他连忙又道:“这也是为了天下苍生,也是一件积福积德的事情”

好一个积福积德的借口,婉婉在心里冷笑。

“大师,照您所说,是在无其他任何的办法了是吗?”

此时,她眼神清澈如水,带着万分的祈求,让大师一阵心神失守,险些说出有这个字,但是话到嘴边,突然一道冷冽的目光袭来,让他打了个激灵,瞬间像是清醒了过来。

“没有”他斩钉截铁的道。

这大师也就是如此而已,什么佛门中人,只不过是一个抵不过女se 诱惑的草包而已!

“皇上驾到!”尖细的嗓音骤然而起,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。

慕容明昌一路龙行虎步,俊朗的面容上,微微皱着的眉头紧锁,深邃的眼眸里满是急切。

一群人纷纷跪倒在地,大行跪拜之礼,可是慕容明昌此时的视线却紧紧的盯着婉婉一个人的身上。

“参加皇上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慕容明昌很快将目光从婉婉的身上移开,看着跪倒在地的众人。

“朕听人禀报,发现祸害我慕容国的妖孽了?”低沉的声音,带着不可一世的居高临下。

而众人此刻却变得鸦雀无声。

子楚福了福身,抬起头看着慕容明昌,娇柔的道:“回皇上,正是!”

“那妖孽是何人?”慕容明昌追问道,可是心头却是猛然颤抖,自他登基以来,事事不顺,皇宫大臣纷纷上表奏折,随后又是天灾人祸,就连这皇宫之内都不能让他安宁。

这些日子以来,没有一次是睡的好觉。

虽然,身为一国之君,他从来没有相信过什么妖孽神明,但是民心惶惶,能有安定人心的办法,也算是一件极好的事情。

“皇上,那女人正是那妖孽!”子楚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,眼眸里尽是得意,她伸手指向婉婉的方向。

慕容明昌顺着这一双纤手看去,子楚所指的妖孽正是婉婉,此刻婉婉却是一脸淡然。

而慕容明昌原本舒展的脸庞,此刻却变得僵硬下来。

“怎么会是她?”慕容明昌脸色阴沉,眼眸里带着几份的怒气。

“为什么不能是她?”子楚很是急迫,她听到慕容明昌这话更是满心怒火。

果然,陛下还是对这个该死的女人动了心了,只是在宫中,除了她子楚之外,不能在有另外的女人想要得到皇上的恩宠。

慕容明昌对子楚带着怀疑和审视,这让子楚猛然一惊,不过是一个略有姿色的下人而已,竟然能让皇上见了几面就这样念念不忘,这女人断断是留不得的。

子楚压制着内心的愤怒,语气变得委婉轻柔,还带着一丝被误解的委屈。

“臣妾断然不敢妄言,只是大师的话,让臣妾不得不信啊!”

慕容明昌偏着头看了一眼在一旁站着的身披袈裟的和尚。

“这位是清真寺的方丈大师,清真寺乃是皇家寺院,方丈大师是寺里修为最高的高僧,今日,若不是有大师在这,臣妾又怎么能知道这女人就是妖孽呢!”

子楚此时楚楚可怜的模样,却简短的一句话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了方丈的头上,自己到是一副为天下苍生考虑的样子。

“阿弥陀佛,贫僧见过陛下”大师稽首施礼,可是目光里却带着一丝的慌张。

慕容明昌看了一眼这大师,还上一礼,道:“大师免礼!”

清真寺的大师是天下闻名的得道高僧,据说他心怀天下,性情慈悲,更是知道天命,预知未来。

然而,此人一向淡泊名利,隐居在清真寺内,若不是此番事事都关乎慕容国的安危,怕是他断然不会离开清真寺的院子。

如今,连着这大师都指明了婉婉是妖孽,看来婉婉这妖孽之名怕是逃脱不了了。

“敢问大师”慕容明昌依然有些不甘,略带不舍的看了一眼婉婉。

“婉婉出身乡野,只是一普通的女子而已,大师又是如何断定她就是妖孽呢?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端倪?或者说这真正的妖孽并非是婉婉,而是另有其人?”

说罢,便将目光看向立在树下的,神情淡然的慕容明青!

怕是这废人才是妖孽吧!

废后重生:病娇王爷太缠人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【荷花文学】收录,打开微信 → 添加朋友 → 公众号 → 搜索(荷花文学)或者(hehuawenxue),关注后回复 废后重生 或 病娇王爷太缠人 其中部分文字,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。

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


相关文章
最新文章
热门推荐
猜您喜欢